介紹了「丈和遇仙」的傳奇故事,在此就同時分享一下「王積薪遇仙」的唐人傳奇來作為參照。

王積薪是唐玄宗時期的圍棋國手,曾經擔任過「棋待詔」的官職,他的棋藝為當代第一,而他最為人所稱道的成就,就是他編寫了「圍棋十訣」,而這個十個四字箴言,堪稱是古今棋士下棋的最佳指南。王積薪唐代第一國手之名,也隨著「圍棋十訣」的傳播而益發響亮。


王積薪遇仙

王積薪遇仙圖
 

王積薪遇仙的故事,則是被記載在唐 薛用弱的《集異記》中,該書是集隋唐間所傳詭奇之事編撰而成,因此這故事算是很典型的唐代傳奇故事。原典原文照錄於後,在此先援引《圍棋史話1:從座子到御城棋》中李敬訓老師的記載。


 

相傳王積薪在安史之亂時,跟隨唐玄宗往四川避難,途中驛站均為大官所佔,王積薪只好向民家求宿。有一人家給予吃喝,但家中只有婆媳二人,不方便讓其入內住宿,因此王積薪只能在屋簷下歇息。

半夜,忽然聽到婆婆開口說道:「晚上無聊,下盤棋如何?」但屋內既無燈光,也無落子聲音,只聽到媳婦說「東五南九」,隨即婆婆應以「東五南十二」之類的口述對局。二人下得極慢,到了四更天,才下了36手。婆婆開口:「你已經輸了,我贏9目。」媳婦也同意。王積薪默默記下這36手,都是前所未見,心中大為驚異,世外竟有如此高手?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立刻敲門求教。婆婆也不拒絕,「把你下的棋擺來看看」,於是王積薪展盡生平所學,得意佳作,不料才數十手,婆婆開口對媳婦說:「可以教些平常的招式。」於是媳婦傳授王積薪攻守、對應的方法。

王積薪意猶未足,還想向婆婆求教,婆婆大笑:「就這幾招,你已經無敵於人間了!」

王積薪告辭出門,走了幾步,回頭一看,哪有什麼房屋,只見雲山飄渺而已。

婆媳所下的36手,王積薪竭盡心力,始終無法透徹瞭解,因此將之命名為「鄧艾開蜀勢」,以形容其困難。

這丈和與王積薪的傳奇故事有一共通之處,就是「遇仙」之後,棋力大進,最終都成為「第一國手」。
 
以上文字引用自李敬訓《圍棋史話1:從座子到御城棋》

 

這個故事和「丈和遇仙」的故事倒是大同小異,不過有意思的是內裡前四手的對局被記錄下來,並且被取了一個「鄧艾開蜀勢」的響亮名號。

現代有棋友根據文中的記載,推衍出「鄧艾開蜀勢」的前四手棋,可以得見這是在古代座子圍棋的情況出現的特殊下法,但玄妙之處,還是如《集異記》中所言:「世人终莫得而解矣!」

 


鄧艾開蜀勢


後人所推衍出「鄧艾開蜀勢」的前四手

《鄧艾開蜀勢》的前四步是:東五南九、東五南十二、西八南十、西九南十。




 以下為唐 薛用弱《集異記》的原文:

「元宗南狩,百司奔赴行在,翰林善圍棋者王積薪從焉。蜀道隘狹,每行旅止息中道之郵亭,人舍多為尊官有力者之所見佔,積薪棲無所入,因沿溪深遠,寓宿於山中孤姥之家,但有婦姑,止給水火(生活必須品)。才暝,婦姑皆闔戶而休,積薪棲於簷下,夜闌不寐。

忽聞室內姑謂婦曰:「良宵無以為適,與子圍棋一賭可乎?」婦曰:「諾。」積薪私心奇之,況堂內素無燈燭,又婦姑各處東西室,積薪乃附耳門扉。

俄聞婦曰:「起東五南九置子矣。」姑應曰:「東五南十二置子矣。」 婦又曰:「起西八南十置子矣。」姑又應曰:「西九南十置子矣。」

每置一子,皆良久思維,夜將盡四更,積薪一一密記其下,止三十六。忽聞姑曰:「子已敗矣,吾止勝九枰矣。」婦亦甘焉。

積薪遲明具衣冠請問,孤姥曰:「爾可率己之意而按局置子焉。」積薪即出橐中局,盡平生之秘妙而佈子,未及十數,孤姥謂婦曰:「是子可教以常勢耳!」婦乃指示攻守殺奪救應防拒之法,其意甚略,積薪即更求其說。孤姥笑曰:「止此已無敵於人間矣!」

積薪虔謝而別,行十數步,再詣則已失向之室閭矣。

自是積薪之藝,絕無其倫。即佈所記姑婦對敵之勢,罄竭心力,較其九枰之勝,終不能得也。因名《鄧艾開蜀勢》,至今棋圖有焉,而世人終莫得而解矣。」

 


圍棋十訣

王積薪所總結出的圍棋十訣依然是歷代棋家奉行的圭臬

這是否是故事中仙人所傳之密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er 的頭像
goer

goer的幽玄之間

go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oer
  • 在大陸的論壇曾看到關於鄧艾開蜀勢的軼聞,我覺得話說的太客套,難以判定是否真有其事,故不錄於原文之中,於下記之:

    近現代的日本,有個九段高手叫梶原武雄,是棋界有名的“求道派”,对圍棋有很多超乎常人的理解和判斷。有好事者,把《鄧艾開蜀勢》留下来的前四招给他看,梶原武雄苦思良久,答道:「第一、二手我能理解,第三手是絕妙之招,第四手匪夷所思,妙處遠高于第三手。持黑棋的人(古棋持白先行,本局婆婆持黑)棋力高于對手,對局的二人,棋力比我强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