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壇城  

 

圍棋與武術一樣

  是一種功夫

  而非外行人想像的盡是算計

 

看到作者這段寫在封底上的文字,怎能不對本書有所期待?


 

《大日壇城》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小說,雖以唐密的《大日壇城》為題,但小說的核心卻是圍棋的故事。主人公俞上泉的人物模板就是一代棋聖吳清源,作者徐皓峰以吳清源十番棋的故事為主軸,融合了武術、唐密及時代背景於其中,在虛實結合的特色中,寫出了一個豐滿而有深度的故事。

故事中的情節是虛,但作者對於各種「道」的理解可是實打實的真功夫。書中幾個文化面向,不管是唐密的儀式、武術動作的描寫、甚至是圍棋棋局的設計及對局人物的塑造,都相當的翔實而有所本,書中許多地方把這些不同專業的道理相結合,讀來更讓人覺得韻味悠長。

平心而論,《大日壇城》其實並不是那種讓人一次暢快淋漓讀完的小說,因為蘊含的知識面太深、太廣,以致於故事在主線的推展上顯得有些遲緩,而許多人物的性格與作為也因此未見豐滿。而故事後半圍繞著發瘋的俞上泉開展,許多作為及對話讓人有些摸不著頭緒。即便如此,一點一滴的閱讀品味書中情節的妙處以及作者考證的用心,對我這個圍棋愛好者還是樂趣無窮的。

在圍棋面上,作者的考證與研究相當的用心,書中凡有實際人物為模型的棋手都寫得入木三分,把他們在書中的對話與行為與心中理解的圍棋人物相對照,會覺得這些人作者確實把這些棋手的特色給寫活了,甚至十番棋中的對局,也幾乎都是有所本的實際棋局,讀來讓人忍不住翻著當時的棋譜參照,這點真的是棋迷閱讀時的一大快事。

 


 

在此把我對書中人物參照實際人物的理解做一梳理,以便大家更方便的體會本書的樂趣:

書中人物

實際人物模板

現實符合書中情節的主要事蹟

俞上泉

吳清源

中國赴日的圍棋天才,在十番棋對決成為圍棋界的第一人

本因埅素乃

本因坊秀哉

本因坊掌門人,與吳清源曾下過「三三、星、天元」的名局

頓木乡拙

瀨越憲作

吳清源的老師,曾任日本棋院理事長,一路受到本因坊秀哉的打壓,死於自殺

林不忘

此人物原型未定,應參考諸多人物

l   四大家的林家出身林有太郎

l   前往南美推廣圍棋岩本薰

l   吳清源的師兄橋本宇太郎

大竹減三

木谷實

吳清源的好朋友,在秀哉引退棋中擊敗秀哉,和吳清源進行鎌倉十番棋的對決

前多外骨

此人物原型未定,應參考諸多人物

l   秀哉得意門生前田陳爾

l   棋風外號撒豆棋岩本薰

廣澤之柱

藤澤庫之助

和吳清源下過三次十番棋(現實非本因坊門)

炎淨一行

雁金隼一

秀哉師弟,和秀哉爭奪坊門寶座失敗後成為棋界浪人,在木谷實失敗後與吳清源進行十番棋

半典雄三

坂田榮男

老師為增淵辰子(書中改為增信淵子)

(現實非本因坊門)

索寶閣

璽光尊

創立璽宇教,現實中吳清源跟隨他多年(但為日本人,非中國人)

 


 

書中在圍棋知識上比較大的錯誤,在於十局賽降級的規則設定,或許是為了把十局賽決戰過程緊湊性,作者把一方淨勝四局的降級規定,改成了先勝四局即將對方降級。但是,如果是一方四勝即分勝敗,那十局賽的「十局」又從何而來呢?

 


 

要寫一本好的圍棋小說,其實並不容易。從古到今,會讓人想推薦給別人的圍棋小說,大概翻來覆去,也就一代文豪川端康成所寫的《名人》吧!究其原因,或許是因為棋盤上對決的刀光劍影,實在難以從勝敗、強弱的文字結果簡單傳達。要寫一本出彩的圍棋小說,除了劇情、人物之外,對圍棋「技近乎道」的藝術氛圍,才是決定一本圍棋小說成敗的關鍵所在。

 

這項特質的把握,《大日壇城》表現的尤為出色,在武術、唐密嚴謹的莊嚴交錯之中,圍棋超越技術本身的「棋道」被很好的傳達出來。

 


在此節錄幾段個人覺得書中對圍棋詮釋相當精彩的文字:

廣澤:「十年前的前多外骨有”撒豆棋”的名號,好像下的不是棋子,而是豆子,沒有任何威脅力。但這些看似平凡的落子,往往另有妙用,無形中化解對手的攻勢

俞上泉:「是,他善於誘使對手簡單思考,許多有才氣的人跟他下棋時,似乎都變得庸俗------這正是他的高明處,道家經典《文子》上言,刺殺天下一流劍客的方法,是在他拔劍之前將他刺殺。」

 


 

廠長起身示意工人停下,道:「俞先生,我最感興趣的是你的棋風,講講吧!」

俞上泉:「……我的棋風?」一時語塞,場面尷尬。

廣澤大笑,道:「旁觀者清,我來講!你們知道柳生新陰流麼?」

工人們鴉雀無聲,老闆驚喜叫道:「柳生十兵衛!」

廣澤:「對!兩百年來,民間認可的第一高手是宮本武藏,官府認可的第一高手是柳生十兵衛,他的劍法秘訣是一個”轉”字!」

俞上泉也感好奇,在立式棋盤旁的椅子坐下,專注聽著。廣澤:「何謂”轉”?柳生新陰流二十一世族長柳生延春這樣解釋------盤上圓轉如意,應敵自由無礙。」

廠長聽得雙拳握緊。立式棋盤前有一個小桌,擺水果茶水,供講棋者品用。廣澤把一個水果盤清空,摘顆葡萄放入,然後搖轉盤子,只見葡萄順盤子邊流暢轉動。

廣澤:「這就是”盤上圓轉自如,應敵自由無礙”呀!以這種狀態來下棋,就是俞先生的棋風!」

 


 

 

書中描述的棋局多有所本,下面文字討論的棋譜就是參考這盤吳清源與藤澤庫之助的對局

(本局是棋史少見的雙方誤算之局)

 

看過寄來的棋譜,本因埅門徒感慨當世兩位高手竟然都誤算了,廣澤把原本該贏的棋認輸了。

牧今不通棋道,好奇的問:「如果在平時,這樣的計算逃不過他們的眼睛,為什麼兩人都沒有看見呢?」

素乃:「圍棋不是算術題,而是兩個人的藝術,臨場的氛圍非常微妙。兩個人的情緒是相互影響的,一個人有了錯誤的印象,另一個人也會感受到,所以就都沒有細算。

 


 

廣澤興致頗佳,隨口評論:「舞蹈的旋轉是模仿飛鳥,歐洲舞蹈都有旋轉動作,而日本舞蹈旋轉很少,難道我們對天空沒有嚮往?」

前多:「因為我們覺得自己就在天上。」做出向棋盤打子的動作,「棋子是一手一手打在棋盤上,這段距離就是從天空到大地的距離。」

廣澤:「啊,這就是我們的高空?」

前多:「對,棋手坐下來,就等於升上高空。」

廣澤:「下棋的動作,令棋手成了最接近神的人?」

前多一笑,曲樂變調。歌舞伎開始表演《過河》,她高提和服裙擺,露出小腿。伴奏驟然加快,半典神色緊張,如臨大敵。

前多:「哈哈,半典君入迷了。」

廣澤大笑,半典轉過頭來:「你們剛才說得不對,日本舞蹈裡也有旋轉,只不過你們沒看出來。」

前多正在喝酒,聽之嗆了一口:「有麼?」

半典:「看著沒有轉身,但做出各種轉身的暗示。好比圍棋上的轉換,如果明確地拿自己一塊空跟對手一塊空交換,優劣是容易判斷的。怕就怕擺出一副要轉換不轉換的樣子,越曖昧便越危險------俞上泉最擅長這麼做。」

 


 

單以小說的主線與節奏論斷,本書並不算太出色的作品,但作為一本寫圍棋、寫文化的小說來說,文字與對話之間的味道,真是出彩萬分。讀此書,不妨帶著在書中尋寶一般,每當發現一段段令人驚喜的對話與譬喻,對其妙處會心一笑,足矣!

 


 

感謝「夜奔北京」黃鴻璽老師的推薦與贈書,無以為謝,在此僅以筆耕相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er 的頭像
goer

goer的幽玄之間

go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千江水月部落格
  • 果然從圍棋的觀點來寫書評果然不一樣,個人不懂圍棋,但昨天忍不住寫了一篇大日壇城的小心得,又不小心拜讀您的大作,真是嘆服。
  • g908012
  • c44yZ2Jb10T1:1大牌專賣,諮詢訂購請加賴ID:bv666黑貓配送 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