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抗爭展開於凱達格蘭大道時..要不要去看我一直很掙扎。

        既不齒於此活動,又覺得有親眼見證這段重要歷史的必要,

        終於,昨天還是去凱達格蘭大道走了一遭。時間是3月24

  日晚上10點。抗爭發生約89個小時。


  從家裡穿過二二八公園往目的地走,走到半路,媽媽特地打

  了個電話關心:「很多民進黨的支持者混在裡面,你要小心

  不要走到人太多的地方。」我苦笑了一下,繼續前進。走到

  現場,令人意外的是場面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大。國親在總統

  府的拒馬前架設了舞台。舞台旁就是電視中屢屢見到的宣傳

  車。所謂的政治人物和人民代表就站在那對底下的人喊話。


  滿天揮舞的都是旗海。宣傳車前是各政黨各民代搶佔焦點的

  好地方,底下的民眾人手的都拿了一支國旗。只要台上需要

  回應,盡情的揮舞也就是了。公園路和靠中山南路的出入口

  都有著熱心的工作人員負責發國旗和回收國旗。我拿了一支

  國旗跟著狂揮亂喊,有種類似更勝看棒球的的快意,但心理

  確有種向下沉淪的天旋地轉。



  靜坐民眾群聚正對著宣傳車,緊密的坐在一起,不過人數沒

  有想像中的多,目測估計約莫三四百人。而他們身後通往中

  山南路的那一段,中間是帳棚和宣傳車,兩側都有發送補給

  物資的攤位。(電視上鳥瞰差不多一目了然),電視上滿滿的

  人潮其實大部分都是流動的,有人照相也有人圍在攤位邊買

  些國民黨的紀念品,也有人只是像我一樣來湊個熱鬧,值得

  一提的是,攤位賣的徽章都會發光,閃亮亮的,把夜晚的凱

  達格蘭大道在雜亂外點綴了些萬紫千紅。


  順著人潮流動的方向走了一圈,感覺有種看花燈般的走馬看

  花,除了手中不時要拿起旗子濫竽充數一下,其他也和看花

  燈沒有兩樣,只是這裡賞的,是政治人物不值一哂的激情罷

  了。

  

  和前兩天叭叭不斷的喧囂相比,今晚的凱達格蘭大道顯得寧

  靜不少,沒有氣笛的喧囂,只有台上人物全力的政見發表,

  不過,除了「阿扁沒良心」這個主軸外,我在場並未聽出群

  眾們是要驗票,還是要重新選舉。雖然還是有熱情的大叔在

  一旁打鼓助陣,但好歹沒有汽笛,不會讓我錯覺處在沒有棒

  球的棒球場。



  看著在台下靜靜聽講,三不五時慢半拍的拿起旗子搖一下的

  長輩,心中不免有點感觸。「暴民」這兩個字,對他們實在

  是太沉重了。他們只是被政客煽動而來的人民,他們不知道

  自己的訴求,講不出自己的理想。只能跟著台上「偉大」的

  領導人,發洩自己一輩子人生價值觀崩壞的茫然。看到他們

  疲憊無力的模樣,也許只要帶頭的一說,他們就會散去吧。


  此地,網友以「凱達格蘭夜市」稱之,或許時間太晚,吃的

  攤位寥寥無幾。不過,該夜市依然生意興隆。只是,人民典

  當的是自己的熱情、政客出賣的是自己的良知,買來的是台

  灣民主正義無盡的哀鳴。


  白天像來參觀廟會的高中生們,你們懂得老人家背負的沉重

  嗎?





go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天來..心中一直有股揮之不去的鬱悶..

    借個版面把他抒發出來,也許比較健康一點吧..


    唉~我的心很痛。因為一夕之間,我發現我二十幾年來以前所篤信的

    社會正義與理性觀念全然無存。當人與人之間不再信賴,我不知道這

    究竟能否還能把這樣一個社會架構維持下去。理性在群眾與政客的嘴

    上被口水噴的面目全非。以往的是非與價值判斷完全不復存在,是的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社會。


    這是一個彼此間已經喪失互信的年代。人人各自先選擇立場,再來接

    收過濾自己想聽的資訊。證據無效、法律無效、以往至今所建立的各

    種原則無效,我們不相信立場不同的對方,我們篤信激情!可笑的是

    這種激情在我們口中,以理性之名包裝。



    一路看下來,有多少人因為某些公眾人物與自己的政治立場不同,而

    毫無道理的以萬惡歸焉?有多少人因為公眾人物與自己的立場相同,

    而毫無理由的歡欣鼓舞,將之奉若神明。媒體報導不合自己的意,就

    毫不猶豫的歸類為媒體的立場偏頗,完全忘了自己從小所具備的「理

    解與判斷」。所以,口語和聽說往往被掛在嘴邊,證據和規則早就遠

    遠拋在一邊,抿心自問,你這幾天的言語有幾句可以經過檢驗?


    試想,驗票結果無誤。藍營會不會質疑綠營動手腳?驗票結果有差,

    綠營會不會質疑藍營施壓力?當所有事情變成這樣永無止盡的迴圈,

    我已經不敢在去想像台灣的未來。我們不再相信專業,不再相信秩序

    ,用陰謀論封殺掉一切一切的合理、用價值判斷壓倒一切一切的正義

    專家也好、普通人也罷,反正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所以,我很痛苦。痛苦的是不斷壓抑我自己被激情影響的一時之快,

    痛苦的是我不敢去詢問周遭親友對這個政治事件的看法,我深怕,在

    這種情緒失控的現在,他們的「聽說」、他們的「盲目」,會讓我從

    此再也瞧不起這個人的智慧。我為自己感到羞愧,因為我竟然已經不

    再相信別人的「判斷智慧」。也許..我也已經是個被情緒所煽動的愚

    民吧。


    耳邊聽著民主撕裂的聲音,聲聲振碎著我心中的世界。想要放聲吶喊

    ,不過我選擇用文字抒發。是為記。





go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